毛小白:有读者要求写首诗,太变态了!

有读者要求我写首诗,
 
真是变态!
 
都什么年代了,以前写诗人家觉得你文雅,现在写诗人家觉得你穷酸。
 
我拒绝了
 
 
他甩过来一个50元的红包!我说,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给钱,我不是那种人。
 
他又甩过来一个100元的红包!我说,这事还是可以商量的,我琢磨一下能干。
 
他又甩过来一个200元的红包! 我说,你要什么题材的?马上就写!
 
他说,写一首关于青春,关于赚钱的诗!
 
我说,好嘞!
 
还是他娘的钱好使,有钱好办事!

春天的花开了
 
我想念自己回南方赚钱的样子。
 
那么凶猛,
 
生机勃勃、灿烂至极!
 
像极了大学毕业时和舍友们一起在宿舍楼天台集体打的那一次飞机。
 
多年后我们都怀念那时的赤裸坦诚相对,没带任何虚假面具,并且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保留。
 
现在的人们
 
全部都在掩饰自己。
 
夜里星火点点……
 
我们一脸兴奋,高喊着打快点,年少刹不住车。
 
经历短暂的眩晕后,
 
我不知道那一炮打去哪里了?
 
兴许是在操场的草坪上,兴许落在某个楼层的某个阳台,但我——
 
更希望
 
它消失在黑夜里,
 
飞到了天上,化作了繁星点点!
 
那是我们还没被生活锤蛋时,最后的荷尔蒙宣泄!
 
 
诗歌写到一半,他又发过来200元红包,说别写诗歌了,还是想看你锋利的杂文!
 
我说,多锋利?
 
他说,像一把刀那样,咻!能明白吗?
 
我说,明白。
 
主题呢?
 
他说,还是青春和赚钱!
 
把红包领了,有钱你就是爷,你说啥就是啥。

换了个回车,继续敲字写杂文。
 
我现在还听摇滚,但是不愤青了。
 
高中的时候老师没收了我的随身听,我和他说,随身听可以没收,把里面林肯公园的磁带还我就行,随便你怎么罚我。
 
年轻时就是这么拗。
 
林肯公园主唱死那年,我喝个烂醉,哭得不像人形。直到后来我开始听左小祖咒,我的悲伤才被治愈。
 
从他身上,我才知道,生活就是艺术,艺术就是生活。
 
理解这句话,我就释然了,眼里再无大师。
 
 
我好兄弟吉他很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
 
高中的时候就被邀请到另外一个市演出,在当地玩吉他的圈子里很出名,指弹很牛逼。
 
怎么练的?
 
夜里不睡觉,把吉他的弦用东西夹住不发声,一遍一遍练指法,手指上的茧掉了一层又一层。
 
高考结束那天晚上,我们在操场上把教科书和辅导资料都烧了,我非常确定以后都用不上它们了。
 
赚钱谁靠那玩意。
 
我带走几盘卡带,他带走了他的吉他和一些情书。
 
那是我们仅有的财产。
 
后来他说南方没有摇滚基因,去了西安做摇滚,去北方之前送了一对架子鼓的鼓槌,激励我不要向生活妥协。
 
在那边做了几年没赚到什么钱,彻底向这操蛋的生活妥协,前年就杀回来南方做生意了。
 
做了几个生意都亏钱了。
 
我说,你怎么不开窍。
 
赚钱就是卖。
 
卖文化吧,卖青春吧,卖他娘的情怀!
 
这些玩意最赚钱!
 
他说,那是我们裤裆里的东西,不愿意拿出来分享的东西,也要脱了裤子拿出来卖吗?
 
我说,前面二十年我们被这些玩意害惨了,贫困潦倒,是时候拿出来卖钱了。
 
他喝了个大醉。
 
哭得像个傻逼。
 
睡醒就开悟了。
 
现在赚大钱了。
 
一切都释然了。
 
 
他现在偶尔过来找我喝酒,酒席上弹吉他唱歌,歌曲里多了一丝快乐,没有了以前的忧伤。
 
没人和钱过不去,不是吗?
 
喝晕了
 
他还总是摸摸自己的裤裆
 
开玩笑说,东西还在!
 
对!
 
东西还在!
 
 
迷糊当中
 
他问我,当年送你的鼓槌子还在吗?
 
我说,在。
 
放心,锤子还在!

=全文完=

-----------------------
本文原创首发 (转载注明出处)
作者:毛小白日记
公众号:毛小白奋斗在深圳
私人微信:36571149

2021-03-03 18:57:26 通过网页